佳作欣赏(三)
发布时间:2020年6月30日       发布者:徐洁       查看次数: 2014

家乡的风俗

2019208 鲜昊嘉

 

我的家乡,在四川巴中。我的家乡,是一块风水宝地,位于远离繁华街市的幽静的山上。在山顶,可以俯视整个巴中城,但那里的人间烟火味,并不会让你觉得高处不胜寒。到现在为止,我回巴中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家乡风俗中的浓浓风土人情一直让我记忆犹新、回味悠长……。

2018年的春节,我回到了家乡。大年初一逛庙会,是家乡的风俗,也是我记忆最深的事情。听幺妈说,新年第一天赶庙会,几百年前就有这种传统。大家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通过祈福,赶走厄运,迎来吉祥。大年初一逛庙会,早已成为家乡人春节期间的头等大事。

大年初一,谁都不可以睡懒觉,早早起来,梳妆打扮,穿上盛装,赶往庙会。年长的,迈着蹒跚的步子,手上提着手工编的竹篮,这是老人必备的装东西的工具。还有些更年长的,四世同堂,被子女儿孙们搀扶着,前呼后拥地去庙会看看热闹,也可能是老人去怀旧吧;中年的,背上背着一大箩筐,嘿呦嘿呦地往前走着,肯定是要到庙会上兜售好东西。年轻人,背着背篓,里面还坐着一牙牙学语的娃子。庙会里,最受小孩子和父母欢迎的一定是灯会了,他们不时地指着那些灯,一字一句地叫出灯的名字。作为一名纯正的吃货,灯会对我的吸引力当然不及小吃摊!庙会里的小吃摊逛逛,像吸铁石一样吸引着我。甜水面是庙会上最让我垂涎三尺的小吃。甜水面是风味小吃中的“男子汉”,粗壮的面条,具有硬朗、坚韧的风格,一上嘴就能感觉它的力度,很筋道。小伙子、姑娘们,小娃子都特别喜欢这种性格,与之打交道,牙齿需要有一番好较量,很有嚼头。加之红油辣椒、特制酱油、芝麻酱、蒜泥调味,够刺激,吃起来感觉爽快,吃完后感觉痛快。娃子们经常一碗接一碗,我也趁着庙会的好时候,大吃特吃一场,美美地享受小吃的美味。

庙会上,大家都非常好客。不管是熟悉的村子里的人,还是外来的客人,走累了,都可以随意地簇拥着,无拘无束地围在火炉边,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天南地北地闲聊,好不惬意。

我的家乡虽然在农村,人口还没有上海的一个小区多,但是在家乡,一大家子人在一起逛庙会,那种祥和的气氛,那种浓浓的乡土人情,是在上海难以感受到的。家乡的春节庙会,就像一首悠长的乡曲,萦绕着,让我久久难忘……

               心 愿

                                   2019202 符奕欣

亲爱的爸爸妈妈:

你们好!我今天想和你们说说心里话。

饭桌上,面前是热气腾腾的汤,碗里是香喷喷的饭菜。本该是欢声笑语的餐桌,如今却只剩下我一个人眼巴巴地望着你们在冰凉的手机屏幕上划得一会快、一会慢的手指。静默的空气里只剩下我百无聊赖地扒饭的声音。又看向你们面前的碗,颗颗饭粒纹丝未动,如小山一般压在了我的心上。欢声笑语都去哪儿了?为什么会这样呢?

大街上的喧嚣从未停止,车水马龙夹杂着几丝叫卖声,却唯独少了人们市井闲谈的烟火气。这,是为什么呢?

公交车上,曾几何时,人们不再透过车窗看马路两边新修剪的绿化景观、焕然一新的店铺招牌,只有手中那支手机牢牢地牵引着他们的目光,甚至过斑马线的行人也抵挡不住这魔盒的魅力。这,是为什么呢?

大年夜的餐馆里,满桌的佳肴,席上年轻人们低头摆弄着手机,一位两鬓飞霜的老者,拿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拨弄着盘里的蒜末子。他抬起头“讨好”般和身旁的年轻人说话,可对方的视线却半点不曾移动。老人只能悻悻地继续拨弄着蒜末子。这,是为什么呢?

如今,科技发达,人与人之间用手机联系似乎缩小了世界,拓宽了交际,五花八门的功能与资讯也让我们形成了习惯、产生了依赖,它占据了我们的生活。

爸爸妈妈,我想问问你们,为什么你们宁愿在网络世界和虚拟的人聊天,却不愿抬起头和我谈谈心?人情的温暖似乎一去不复返,反倒是手机的机身日渐温暖。爸爸妈妈,这个世界有许多的美好等待我们去发现。

现在的“低头族”越来越多,即使是过年过节,热闹温暖的欢聚也逐渐“退化”,网络侵袭了问候的舞台,一条条冰冷的信息从指尖发出,又从指尖收到,大家都藏在了屏幕的后面,少了真诚,少了温暖。

爸爸妈妈,屏幕里的世界固然很精彩,但屏幕外的生活才是该珍惜的当下。希望大家有更多的时间放下手机,去细细体味身边的美好。这一直是我心底热切的心愿。

                                                        爱你们的女儿

 

 


友情链接: